戏君言难尽

【全职|吴叶】衣冠禽兽 5

这糖怕是要甜死人啊

伐开心:

前戳:【1】【2】【3】【4】




10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小帐篷,帐篷里住着两个男人,一个名叫猪八戒,一个名叫他媳妇儿……


 


“……这么蹩脚的儿童故事求求你还是闭嘴吧老吴,你就当造福人世间。”


叶修靠在吴雪峰背上,两脚穿过他的臂弯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手里还有吴雪峰从一旁摘的说给他当马鞭用的柳树条。原本因为被吴雪峰沉稳的步伐减弱了山路一颠一颠的效果而昏昏欲睡的叶修,在听到吴雪峰不着调的改编童谣后,实在忍不住睁开眼睛打断他。


“还没讲完呢。”故事讲地正起劲的吴雪峰正深深因为讲故事和背小孩这两个行为深深进入“爸爸”这个角色无法自拔之际,被叶修懒洋洋的语调突然打断了幻想。


“让我讲完它。”吴雪峰闭了闭眼,试图再次进入刚才他是爸爸叶修是儿子的幻想中,“猪八戒背着他媳妇儿给他讲故事,从来有个嘉世,嘉世里有个小队长和副队长,小队长白白嫩嫩,像只兔子,看着很乖,其实很吵,每天想着法儿欺负隔壁家的魏少年和郭少年……”


大半夜的,山上并没有如他们这样闲的空的人了。两边耸立的路灯恰好把两人地上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吴雪峰一步步扎实地拾阶而上,安静的走道上只有吴雪峰讲破故事的声音,间或伴随轻风吹过两旁的树带起的一阵哗啦啦响声。


“副队长的戏份呢?”叶修问他,下巴颏正好搁再吴雪峰肩峰上,说话时恰好在他肩膀前后挪动,弄得吴雪峰痒得想缩脖子。


“趴好了!”吴雪峰背在叶修腿弯的手往后打了叶修的屁股一下,头微微侧开往旁边去,整个人因此往一边倒去,吓得叶修搂紧吴雪峰的脖子,两只眼睛直往身后黑漆漆一片台阶望,早就忘了要问副队长的戏份,也不知道这个副队长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千万要稳住啊老吴!”


吴雪峰没想到他反应居然这么大,顿时扬起眉梢起了坏心思,故意开始一歪一斜地跨步,惹得叶修两腿一夹就是勾住他的腰。


“安心安心,猪八戒的下盘稳着呢。”


“他媳妇儿要是摔了怎么办?”


这个梗一时半会儿跨不过去了,叶修干脆跟着他一块儿玩。


“那只得两人一起投胎去喽……夫妻双双把家还哦。”


“我看是双双待宰……”


吴雪峰闻言大笑,抖着胸膛带着人跨上最后几步台阶,两手一松作势要将人丢下。叶修还被颠得左摇右晃的,丝毫不知道已经到达山顶,还当是吴雪峰真要给他往下摔,当即拽着吴雪峰的衣服不肯下来,嘴里嚷嚷起他不厚道:“诶诶诶老吴,不兴这样的!你这就要抛弃妻子了?”


吴雪峰一手兜着他让他腿慢慢滑到地上去,一手伸过去又是啪一下敲了一计叶修的屁股,厚脸皮得问他:“咱俩啥时候有的孩子?”


直到脚心踩实了地板,叶修才不紧不慢地从吴雪峰身上滑下来,把背上的包放在一边,装模作样嫌弃地掸掸什么都没的衣服说:“人妖殊途啊,这孩子都还没挨过一晚啊……”


他边说边环顾四周,大片的树木矗立在周围,环保色的灯光从植被丛里冒出来,每隔半米安放一个,中间间或出现暖黄色的灯光,让原本黑不溜秋的山顶也有了点人气,当然这人气主要还是他跟吴雪峰带来的。


“过来搭把手。”


就在叶修优哉游哉准备四处溜达一下的时候,吴雪峰冲他招了招手。叶修看着他摆弄手里的零件嘴角抽搐,一边组装一边问:“我们晚上就睡这儿?”


“这还不够明显嘛?”吴雪峰挑眉,“一年不见,小队长怎么反而笨了呢,哎……”说罢又似刚反应过来一般打趣地盯着叶修的肚子瞅,“哎得得得,一孕傻三年,怪不得你。”


“……”叶修无语,瞪着吴雪峰当即表示出对他知识结构的怀疑,“这位朋友你生理看来学得不咋地嘛。”


柔和低哑的嗓子愣是操着满口的东北大碴子味儿,听得吴雪峰笑到不行,手上的动作因此慢了下来。


近半夜的山顶尽管在夏季也是偏凉快的,山间特有的潮气伴着隐隐的雾气染上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吴雪峰这种时常锻炼的人都觉得一时间鸡皮疙瘩耸立,他抬头往叶修那看去,果不其然见到那家伙抱着手臂互搓生热,当下从包里抖出毛毯给他披上。


“啧啧啧,这小身板……”吴雪峰啧着舌,毫不掩饰面上对叶修柔弱小身板的鄙夷,推着人站到一旁,“你去旁边热热身,这边我来。”


叶修抬眼睨他,哼哼唧唧裹上毯子站到一边瞅他,说:“哦吼,嫌弃我啊?” 


吴雪峰立时伏低做小,狗腿地赔笑,连声说:“哪敢哪敢!”


叶修扬着唇角盯着吴雪峰没说话,只高深莫测地摆出一脸“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的神情。


 


吴雪峰做事总有一股自带的场在,就像一柱搁在室内缓缓燃烧的焚香,伴着清净无染的佛音散发出沉稳人心的气味,尽管这人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笑容,并以时常作弄叶修为趣,但不可否认的是,吴雪峰始终能够带给他海潮般的凉意。


鱼。


就像海之于鱼。


给予他足够的空间和想象。


 


“快来!”


便携式帐篷很快就被搭建起来,简陋而狭小,勉强能装进两个人,叶修光看着那外形就觉得要睡进两个成年男人不太可能,可吴雪峰非要挑战不可能的事,他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在叶修不太情愿的目光下把人招呼进来。


“我们怎么睡?”


叶修坐在帐篷中央,像个老头子般佝偻着腰,两脚盘在身前,手也一并环抱在胸口,盯着吴雪峰同样憋屈的姿势忍住笑问。


“就这么睡呀。”


这在吴雪峰看来根本不成问题,他勾手将叶修带入怀里往后倒去,叶修慢慢长开的身体叠在他身体之上,他比叶修略高大的身形恰好罩住叶修整个人。


“你瞧瞧,咱们还有好一块空地呢。”


声音从叶修头顶传来,但却因为姿势的缘故,叶修觉得那声音是从震动的胸膛那边传来。


“你别闹,这得多难受!”


这难受说的是谁,也很清楚。作为被护在怀里的一方,他自然是舒舒服服的,只是身下给他做人肉垫子的吴雪峰想必是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何况里凌晨还有好几个钟头。


吴雪峰明白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安心躺好,“乖,我困了。”说着,就没了声。


叶修微微仰头去看他,只见这家伙阖上的眉眼间全是疲惫,也不再出声说话,款着人轻轻挪了挪位置也闭眼睡过去了。


 


 


“快起来了小队长!”吴雪峰掐着嗓子低头在叶修耳朵旁边叫,惹得叶修以为是只蚊子伸手就要打。吴雪峰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腕,又开始嗡嗡嗡的魔音催耳。


叶修不耐烦地睁开眼,果不其然就见一张脸放大在眼前,“老吴你太吵了。”他说着伸手一把推开吴雪峰凑在跟前的脑袋,挠着头发迷迷糊糊坐起身来,结果不期然在直起身的时候撞到了低矮的帐篷顶。


“嘶——”他摸着脑袋冷吸了口气,整张刚睡醒的脸因为突然的疼痛一时木然,傻乎乎地盯着吴雪峰笑成一团的身影不说话。


“这就过分了老吴。”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雪峰顿时也收起笑,识时务地讨好他,拉下他狠命揉头的手,教育他,“刚撞的时候不能揉,忍着点。”


“这是真的不能揉,还是你可以报复打击?”


叶修非常有理由怀疑这人的用心。


“小祖宗,我拿这事儿骗你干嘛?走,出去看日出就不想着痛了。”


吴雪峰拉着人往外“爬”——因为帐篷空间过于窄小,两人只能蜷着身体爬行——叶修跟在后面跟着姿势憋屈地往外爬,嘴里还记得反驳他。


他说:“我一糙老爷们儿还怕这点痛?”


“成,是我小瞧你了,我道歉。”


这平静无起伏的声调毫无抱歉的作态。毫无诚意,叶修在心底评价,正想嘴欠几句,却在目光触及紫黑色天空中冒出的天光时收住了声。


宅男的生活里从来不存在日出日落。日出而息日落而作才是他们的常态。叶修虽并非天生宅男,但这样的美景在他接触荣耀之后确实很少见到了。


彼此错落有致的山峰在波澜壮阔的云雾中隐没,云雾中滚圆的太阳慢慢地爬上来,天空一半是还未完全脱离夜晚的深蓝,一半是被天光照破的暖黄亮光,强烈的对比把远远近近的峰峦渲染成了只剩轮廓的线条,湿气扑腾在两人望着远处的脸上。


叶修看着面前壮丽的一幕,心绪翻滚,只听见吴雪峰在他旁边说。


 


“海也看了,山也瞅了,这海誓山盟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你说你,什么时候答应我呢?”






11


谁也不知道,叶修在吴雪峰走后的第一个晚上就偷偷躲在房间里,拿着笔记本窝在床上搜索起“同性恋”、“男男”、“男人怎么做爱”等一系列尺度越来越大的话题。


叶修乖巧成长的前15年从未碰上诸如此类的事,而本该在他后半生也无幸接触到这些的时候,吴雪峰趁他成年之际替他敲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叶修第一次知道,男人之间除却饮酒作乐、互诉衷肠之外,还能一起海枯石烂海角天涯。


以至于在搜索器为他智能化匹配出GV结果时,他脑子一热就点了进去。


 


脑子一热的后果是什么?


大概就是看什么眼前都是白花花一片——全是扎眼的肉体,而这些肉体互相交叠的各种姿势与玩法更是让小处男看的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除却刚加入的苏沐橙外全体男性队员的设定,让叶修在面对这些同性队友时,看着他们彼此摸个小手搂个小腰就开始脑补各种十八禁剧场,紧接着就是把自己雷到满脸苍白,累感不爱。


最让叶修感到郁闷的,是造成这一切的肇事者吴雪峰已经离开,而且身边除外苏沐橙一时找不到能谈心的人。苏沐橙能有什么用?难道还让他一个男人正儿八经地拉着小姑娘探讨“论同性恋爱的一百零八式”吗?


叶修瞅着看电视剧的苏沐橙,实在腆不下这张老脸。


 


所以说,吴雪峰就是个混蛋。


打一开始,就披着羊皮混入羊圈,小心翼翼地伪装起自己,卸下小羔羊的心房,趁虚而入,趁势而上。


 


也许他不过是跟之前一样,只为了从他这儿图个乐子。


叶修这么想着,然后靠坐上苏沐橙旁边的椅子,陪着他看电视里的男主女主风花雪月浪迹天涯,接着将满脑子的吴雪峰和各种春宫画面丢出脑海。


 


只有荣耀,才是最适合他的。


 


亲密关系对他而言,有点麻烦。


脱离家庭多年的孩子习惯性要躲避这个咄咄逼人的关系。


 


作为兄长也好,队员也罢,吴雪峰这两个角色完成度都非常完美。然而一旦将吴雪峰的脸与恋人画上等号,而且还是同性恋人,并且伴随满脑子的肉欲系行为,叶修就觉得,这事儿,麻烦。


为了避免麻烦,叶修选择了冷处理这一切。


包括对吴雪峰说不明白的心情,以及晚上时不时做到的内容丰富的春梦……


 


而这回,吴雪峰回来后,旧事重提,看架势全然不像叶修之前所想的那样是玩笑话。


也许这次只是上次玩笑话的继续呢?就像来路上毫不避讳的那些玩笑。


他在心里这么想,嘴巴却闭闭合合,没发出半点声音。


眼前是朝阳光芒万丈,身后是吴雪峰让他避无可避的话题。


 


“小队长很为难吗?”吴雪峰的声音在这时听来有些飘渺,叶修想回头看他,却在要转身的刹那忍住了。


“是啊,”叶修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缓和,“你怎么老爱拿我开涮?是老魏和老郭不在走了所以找不到调侃对象了?”


叶修说着,终是转过身抬头看他,那张因为岁月渐渐爬满故事的面庞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丰神俊朗。


“我上次难道没说,我是认真的吗?”


吴雪峰摸上他的脑袋,满带阳光热度的脸瞬间贴近他,那双装着云海和日光的眼睛注视着他,叶修斗着眼睛就见他近在眼前的唇一翕一张。


“那我再说一回,小队长这次可听好了。”


“我是认真的。”


吴雪峰抓起叶修的手往自己的心脏处按。


 


砰砰——砰砰——






tbc.




2w+了,争取5w完结


下章回归第一章的时间线,朋友们还记得前面的事吗

评论

热度(99)